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史志文化

西固起義前后——岷縣起義與國民黨二四七師進駐西固

來源:心在舟曲  發布日期:2019-01-07  瀏覽次數:5188

西固起義前后

裴卷舉

四、岷縣起義與國民黨二四七師進駐西固

    二四七師是國民黨一一九軍所轄的一個步兵師。一一九軍是1949年4月蔣介石嫡系部隊被人民解放軍消滅殆盡,反動政權在行將滅亡的情況下由甘肅保安團改編成二四七師,后連同二四四師在天水拼湊而成的。軍長王治岐,副軍長蔣云臺(兼二四四師師長),參謀長郭寶賢,政工處長邊固。

    一一九軍成立于西安告急之日。該軍一成立就撥歸裴昌會兵團指揮,于5月19日(西安解放的前一天)奉命出發防守靈山及清水縣馬鹿鎮,旋又奉命東進援陜,攻占了我已解放的有些地區。

    7月上旬,我關中大軍開始向西出兵。中旬初,一一九軍二四七師等部隊被胡宗南指調武功、長寧鎮一帶擔任左地軍區防衛任務的第一線警戒。我一野大軍出兵神速,迂回作戰,當國民黨第一線警戒部隊處于無戒備狀態,還沒有完全蘇醒過來之時,就被解放軍的第四軍三面圍擊,敵防守部隊不戰全線潰退而撤。后與我軍扶、郿之戰,國民黨軍大敗。我軍截斷寶咸公路和通西鐵路,二四七師等部在無退路絕望之際,搶渡渭河,向西南撤退。

    扶、郿戰役,二四七師損失慘重,死傷、失蹤及渡河淹斃的官兵約在3/4以上,剩余人員尚不足2000人。師長陳棹在撤退逃命中精神失常,其余部跟隨軍部輾轉甘谷、武山、漳縣后到了岷縣。在后撤途中,騎兵團團長趙禹亭在武山率部起義,師長陳棹畏懼潛逃,旋由副師長李惠民升任師長。

    一一九軍駐岷縣后,把騎兵學校撤退到這里的300多人馬收編為騎兵團。

    與此同時,國民黨甘肅省保安副司令周祥初逃至岷縣,成立了“國民黨甘肅自衛總司令部”,自任司令,以作后圖。此時我地下黨和人民解放軍派出工作人員,對周部展開分化瓦解工作,規勸周祥初要以人民利益為重,順應時勢,早舉義旗。

    在周祥初決定聯合卓、洮、岷地方軍政人員共同起義時,駐蘭州的彭德懷司令員派軍代表任謙同志前來岷縣協助舉事。趙龍文聞知此事,即讓一二○軍團長陳叔缽當師長,妄以此籠絡陳心,遂使陳與趙派往岷縣的一群特務密謀事變,企圖加害任謙和周祥初、孫伯泉等,幸被在武都的蔣云臺將有關情況告周祥初注意,嚴加防范。同時派政治處長馬錫玉星夜趕赴岷縣,要周立即采取措施,提高警惕,聯合楊復興一致行動,并對一一九軍和二四七師做說服工作。馬錫玉在岷縣會晤了解放軍第一野戰軍聯絡部派來的宋子賢同志,交談了一一九軍起義的問題。

    9月中旬,周祥初聯絡卓尼楊復興,臨潭杜凌云以及岷縣等地方軍政勢力,共同起義。王治岐拒絕周祥初的聯舉,率二四七師到武都。趙龍文將王留駐武都,想利用王控制一一九軍。以后二四七師調駐西固。

    9月上旬末,李惠民率二四七師約1000余人進駐西固,分別駐扎在縣黨部、廣壩中學,西街小學等地,有的住在民房,成天要糧要草要鞋襪,人民負擔沉重,地方不得安寧。

     孫鐵峰、尚佐周等為了促成西固縣整個軍政起義,一心想把李爭取過來,曾經做了許多工作。孫、尚二人多次邀請李惠民在王璽家中赴宴吃酒拉關系,借機勸導李聯合舉事。李不但執迷不悟,反倒動員孫帶自衛隊、警察到二四七師給他當副師長。他們看到李的態度頑固,便想法分化他的部下,經試探后,騎兵團副團長牟克儉口氣較軟,惟步兵團團長劉亨嶺態度強硬,并說:“誰要再說共產黨好,哪怕是我的老子也要槍斃”。結果,他們雖然費盡心機,始終未做成聯合二四七師起義之事。

    禮縣解放以后,王銳青同志轉移禮縣向武都地委匯報后,派常某去西固與孫鐵峰聯系。地委會議對西固起義工作做了分析研究,吳治國、郭宜民等同志認為起義可能性不大。王銳青對孫鐵峰的情況比較清楚,認為他們已是日暮途窮,幾經碰壁,尋找革命,積蓄力量,等待時機發動起義是完全可能的,但派去西固聯系的老常同志尚未返回,還不能做完全肯定的估價。會議最后決定:“看效果,以他們的行動決定我們對待他們的態度”。會后地委書記黃恩明通知王銳青:“叫西固準備起義的隊伍先拉出來,準備再派人去西固”。正在確定派員時,去西固聯系的老常回到了禮縣。

    老常去西固之時,正是二四七師李惠民盤居縣城,搔擾百姓的時候。老常與孫鐵峰秘密接觸,作了簡短談話后,常提出要槍支和錢。此時,李惠民的部下正在縣政府糾纏,孫不能與他長談,草草招待了他便催促迅即離開,囑咐他回去告訴王銳青:“只要時機成熟我們就開始動作。”結果孫沒敢給槍,只給了15塊白洋作路費,派人繞東山下化馬送到武都高山。沒想到送他的人一回去,常突然改變主意,跑到沙灣買大煙時被敵三三八師的官兵扣留起來。當時敵團長在電話上告訴孫鐵峰:“抓到你的一個部下,作何處理?”孫給解釋后被放走。


泳坛夺金app